:

  快速阅读的起源

  快速阅读最初起源于美国,一次试验使人们认识到眼睛的瞬间感知能力具有巨大潜力,从而,解决了速读的基础问题--眼睛具有对文字的高速识别能力。20世纪初,美国空军的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发明了一种叫做速视仪的装置,训练飞行员对飞机的识别能力。他们惊奇地发现,当小得像一个斑点似的飞机图像以1/500秒的速度在屏幕上显现时,经过训练的普通人都可以分辨出来。阅读学家得到这一信息后,决定把这一成果应用到快速阅读训练当中,他们发现:当逐渐缩小字母尺寸和缩短显现时间,直到屏幕上同时显现出四个非常小的字母而显现时间只有1/500秒时,受训者仍可以辨认。这一结果证明,经过训练的普通人可以在一分钟分辨12万个字母,如果按每个单词平均6个字母来计算,就相当于2万个单词;而美国人的平均阅读速度每分钟200个单词,只是其1%。可见,人在阅读速度方面的潜力是相当巨大的!

  前苏联也是开展快速阅读研究和推广比较早的国家。早在20世纪20年代,列别利斯撰写了《脑力劳动入门》、波瓦尔宁撰写了《如何读书》等书,呼吁社会各界对快速阅读给予足够的重视。六十年代后快速阅读实验室、快速阅读学校在前苏联各地纷纷建立,他们把普及工作的重点放在中小学,把快速阅读作为正式课程列入教学计划,取得了丰硕成果。

  前苏联也是开展快速阅读研究和推广比较早的国家。早在20世纪20年代,列别利斯撰写了《脑力劳动入门》、波瓦尔宁撰写了《如何读书》等书,呼吁社会各界对快速阅读给予足够的重视。六十年代后快速阅读实验室、快速阅读学校在前苏联各地纷纷建立,他们把普及工作的重点放在中小学,把快速阅读作为正式课程列入教学计划,取得了丰硕成果。

  在日本,为了推动快速阅读的发展,日本速读协会还制定了类似围棋段位的速读段位,对达到不同阅读速度的选手分别授予一段至四段的称号。快速阅读在日本已经形成潮流。新日本速读协会标榜:提倡快速阅读法是时代潮流。

  在我国,最早进行快速阅读研究和推广的是台湾的一批学者。台北师专附小的校长谭达士女士于1968年开始研究和推广快速阅读,并在自己的学校进行了大面积的教学实验。她的实践证明:经过训练,小学低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300~400字,中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1,000字左右,高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2,000字左右,最快的每分钟可达8,000字左右。在台湾省速读教学观摩会上,该校以36个班的规模进行公开演示教学,证实了大面积推广和普及快速阅读的可能性和现实性,其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都是不可低估的。

  在我国,最早进行快速阅读研究和推广的是台湾的一批学者。台北师专附小的校长谭达士女士于1968年开始研究和推广快速阅读,并在自己的学校进行了大面积的教学实验。她的实践证明:经过训练,小学低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300~400字,中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1,000字左右,高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2,000字左右,最快的每分钟可达8,000字左右。在台湾省速读教学观摩会上,该校以36个班的规模进行公开演示教学,证实了大面积推广和普及快速阅读的可能性和现实性,其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都是不可低估的。

  目前,美国80%以上的高等院校都开设有快速阅读课程,许多中小学校都把快速阅读列入教学计划,使学生尽早掌握这种高效率的学习方法。由此可见,快速阅读这一新兴学科在美国已经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同,并已具备了相当高的学术地位。闪电速读引进美国成熟的速读潜能开启训练技术,融合东西方速读训练精髓,可以快速、有效激活孩子快速阅读潜能;训练时间远远少于传统的快速阅读方法,同时还能有效保证学生的学习质量。

  速读能力本身并不是特异功能或超能力,它其实是每一个人包括成人透过训练都可以掌握并拥有的能力。但就开启激活的难易程度及训练付出的多少而言,9-15岁则是开启速读潜能的黄金时期。各项实践均表明,透过训练,改变传统的阅读习惯,在保持高效理解的基础上的阅读速度提高几倍,十几倍乃至几十倍都是可能的。

  科学原理

  1、传统的阅读是目光在每一个字间跳跃的点式阅读,大脑对信息的反应,受制于目光移动的速度。阅读时眼在字的停留时间为1/10秒3/10秒,移在字间的跳跃仅占5%左右。而且从阅读到理解要经过视觉、语言、听觉三个中枢处理信息过程才能完成。

  2、快速阅读法是根本改变点式阅读为整行文字的线式阅读,这种方法使目光不在单字上停留,而是在整行的文字上停留,眼球接受文字信号的速度10倍以上,达到与大脑的思维速度同步。

  传统阅读模式图:眼睛视觉中枢语言中枢听觉中枢理解记忆

  快速阅读模式图:眼睛视觉中枢理解记忆

  科学依据

  1、大脑的巨大潜能,有可容纳50亿本书的信息量的能力。

  2、人的大脑由左右脑构成,左脑记字音字义,右脑记字形。眼脑直映式的快速阅读,正是发挥了视觉机能,减少眼停,缩短注视,避免回视,扩大视距的优势,同时发挥大脑的思维潜能,在传统使用左脑的同时,充分开发右脑的形象思维潜能,达到双脑并用,迅速处理阅读信息,从而产生阅读的高效。

  3、从心理学角度,人在调身、调息、调心,做到精神集中,稳定,可以扩大视觉感知单位,提高对语言符号反映的速度。

  快速阅读对人们影响

  ⒈速读是开发智力的重要手段,速度不单纯是视觉的感知活动,还必然伴随着理解、想象、记忆等思维活动,并且这种思维的速度很快。实践证明,速读有利于识字率的巩固、理解力的提高。另外,由于速读能力获得大量的信息,可以突破头脑中原有的思维模式,用更恰当的方法来处理新信息,这样就促使智力的发展。

  ⒉培养学生认真阅读的习惯阅读教学的任务。速读作为阅读的一种分类也是阅读教学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。评价默读,应根据各学段目标,从学生默读的方法、速度、效果和习惯等方面加以综合考察。 更是鲜明而详实地指出速读的重要性。假使阅读中只有理解和记忆而没有速度和效率,既无法适应考试时的时间紧迫性,又无法适应扩充阅读量的时代要求。

  ⒊现代信息社会,知识膨胀,要求人们具有较强的获取、汇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。否则,一切都慢慢来,将无法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。因此,我们必须重视培养小学生的速读能力,扩大他们的阅读量。

  ⒋我国当前的阅读教学几乎忽视了学生速读能力的培养,使得学生的阅读速度慢,阅读量不大。据统计:小学生各年级的阅读速度均较慢且速度慢的学生比例大。平均有效读速:三年级为205.47字/分,四年级为255.85字/分,五年级为395.9字/分。如果按200字及以下为差,201-400字为中等,401字以上为优。则三年级差生占60.94%,中等生为26.61%,优生为4.5%;四年级差生为36.30%,中等生为52.30%,优生为11.2%;五年级差生占14.29%,中等生为52.30%,优生为33.34%。

  快速阅读的作用

  第一,文字的摄取。

  无论中文文字还是西方的字母文字,它们都是一种图形。我们的大脑是可以把它们当成图形来认知的。但是,文字是有读音的,通过读音我们还可以知道它们的无论中文文字还是西方的字母文字,它们都是一种图形意义。这样从我们从小开始的教育中,就久而久之的把文字当成了一种读音的载体,通过读音才知道其意义,而不再把文字当成图形。

  精英特速读中有一个词,叫做眼脑直映。意思是说,看到文字不用发音就明白它的意思。这并不是一厢情愿的抑制音读就能实现的。实现眼脑直映的首要条件,就是先实现文字的图像觉。只有像看图形一样去看文字,才能很自然的不发音,从而建立无声理解途径。如果右脑基础很好的话,会通过训练,很简单的实现这种对文字的摄取方式。

  第二,文字的理解。

  我们绝大多数人的理解是通过对文字的发音实现的,就算是默读,也是头脑中的发音。而在速读中,这种发音是速度提高的一个最大的限制。速读中的理解,是针对文字形象的直接理解,所以,右脑在理解中的作用,是对文字形象调取比发音要快不止几十倍。经常在速读中,这个文字形象的调取过程几乎感知不到。

  对于理解的精度,右脑也有很大的帮助。上面说的文字的随时形象调取是一个因素,另外就是右脑的想象力。比形象的随意调取。比如,遇到困难书籍的时候,绝大多数人是对文字反复的再读几遍,以便获取文字的意义。而速读中,是通过右脑对文字形象的感知与调取实现的。遇到困难的地方,可以很随便的把理解不了的文字形象调取出来,再次理解。这和发音的方式感知文字在速度方面不是一个数量级的,右脑的如,读散文、小说等,可以很轻松的想象出文字的意境、场景,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;读一些专业书,比如电脑操作、物理等等,完全可以在头脑中虚拟图像来帮助理解和记忆,而且效果非常好。就算是一些抽象的东西,比如数学,编程等,也可以在头脑中出现一些自己都不明白的图像,但是可以用它来更好的理解。经常是一个图像出来以后,一个知识点就明了了。

  第三,记忆方面。

  速读中的回忆,一般不是以发音的形式。对于获取的意义的回忆,就是直接用无声思维的方法,去回想刚才读过的意义,能回忆出文章所说的内容梗概,要点等。而对于文字细节的回忆,通常是直接回忆文字的形象,包括文字的样子、在书本中的位置等。训练有素的话,会直接在眼前呈现出大片的书页形象,而要回忆的文字就镶嵌其中。

  所以,右脑基础好的人,速读训练中遇到的困难会小很多。

查看更多规章制度相关内容,请点击 心得体会